*
首頁

 

01/23 (日)

本日不對外開放

*
從石門古戰場走入牡丹社事件
牡丹社事件中的石門古戰場,在戰後被屏東縣政府列為當地十大景點之一。(圖1)除了紀念碑上「澄清海宇還我河山」的文字,透露當年牡丹社人奮勇抵抗日軍攻擊的心境外,就當時臺灣的歷史氛圍有何意涵?大清帝國、臺灣、日本三者之間又產生了何種關係?何以位於臺灣最南端的牡丹社人會遭受日軍的攻擊?接下來隨著「時空旅行」特展旅人-沈葆楨的腳步,走入石門古戰場,探尋牡丹社事件發生的源由,瞭解沈葆楨來臺善後與建設的歷史背景。
*
郭淑姿是誰?

郭淑姿(1925~2004),臺南人,白色恐怖受難者葉盛吉(1923~1950)的妻子。留有日記4本及筆記雜錄2件,記錄年代自1944年至1953年,約10年時間,其檔案收存於〈葉盛吉文書〉之中。〈葉盛吉文書〉係由葉光毅教授於2009年提供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數位典藏,2015年整編完成,正式上傳「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開放目錄查詢,和提供到館調閱數位影像。文書內容包含葉盛吉生前的個人文書、妻子郭淑姿的家族文書,以及葉盛吉去世後,郭淑姿和岳父郭孟揚等為其編纂、留存的各種紀念集。文書形式包括證明文件、日記、筆記、手稿、書信、照片、紀念冊等。其中,極具珍貴與重要性的葉盛吉日記,記錄年代自1938年至1950年間的個人紀錄,已於2019年底完成解讀和出版《葉盛吉日記》系列8冊。

郭淑姿於1948年10月與葉盛吉相識,兩人於1949年7月27日訂婚,同年12月24日結婚,迄1950年11月29日葉盛吉遭槍決離世前,其生命中最後的一年多,對其關懷備至的妻子淑姿及郭家親屬,成為葉盛吉醫學職涯外,另一生活重心與精神支柱。尤其是在1950年5月29日因白色恐怖案件被捕入獄後,與妻子、岳父母之間的書信往來,以及小姨子郭春惠多次至看守所送物關心,為身處陰冷囚牢中的葉盛吉提供不少暖意;期間於1950年10月2日兒子光毅的誕生,更為葉盛吉帶來前所未有的生命企盼,彷彿讓其在幽暗中得見一縷光明。然而,即便於11月23日寫下陳情書,試圖換取一線生機,卻難以逃脫死刑之命運。11月30日,淑姿與母親(郭卓甘)看到友人一早攜來之報紙,始知葉盛吉已在前一日離世之消息,她的生命從此翻轉,從「幸福的頂端」跌入深淵谷底,每日「流淚想他」,找不著生命的意義。

2016年起,中研院臺史所與國家人權館合作進行葉盛吉日記翻譯解讀計畫,於2017-2019年間出版《葉盛吉日記》系列8冊;2020年雙方持續合作出版《郭淑姿日記(一)1944-1950》、《郭淑姿日記(二)1951-1953》,乃是將收存於〈葉盛吉文書〉中,郭淑姿的隨想、日記和雜記等手稿,進行判讀、翻譯、註解與出版。茲就收錄之日記與雜記手稿依序介紹如下:


11529 臺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 2 段 128 號 人文社會科學館南棟11樓
電話:(02) 2652-5181 傳真:(02) 2652-5184 【意見表單】【系統管理
Copyright © 2010 Institute of Taiwan History, Academia Sinic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