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07/24 (三)

本日開放時間 09:00-17:00

*
從石門古戰場走入牡丹社事件

發佈日期 2013年
撰文/臺史所檔案館館員 李品慧

牡丹社事件中的石門古戰場,在戰後被屏東縣政府列為當地十大景點之一。(圖1)除了紀念碑上「澄清海宇還我河山」的文字,透露當年牡丹社人奮勇抵抗日軍攻擊的心境外,就當時臺灣的歷史氛圍有何意涵?大清帝國、臺灣、日本三者之間又產生了何種關係?何以位於臺灣最南端的牡丹社人會遭受日軍的攻擊?接下來隨著「時空旅行」特展旅人-沈葆楨的腳步,走入石門古戰場,探尋牡丹社事件發生的源由,瞭解沈葆楨來臺善後與建設的歷史背景。
*
二、拜訪平埔族部落的機緣

湯姆生在臺的足跡主要集中在臺南地區,也是馬雅各醫生傳教、行醫的主要地區之一。馬雅各醫生比湯姆生早5-6年到臺灣進行宣教及行醫的工作,對於臺灣的事物較為熟悉。傳教初期,馬雅各因受到當地漢人的排斥,在臺南府進行得並不順利。在同時間,與同是蘇格蘭人的必麒麟(William Alexander Pickering/1840-1907)相遇。必麒麟在臺期間非常活躍,從參與處理海關稅務、臺灣樟腦交易、協助英美領事處理與臺灣衝突的事件,到時常進出原住民部落,都有他的蹤跡。也由於必麒麟的語言天賦以及涉略的人事物極廣,在馬雅各十分挫折的時候,帶著馬雅各醫生拜訪了幾處原住民的部落。這些原住民們視他們如自己的子民一般。這次行程的愉快經驗,除了為馬雅各醫生在傳教、行醫方面有了新的開展路線,也和原住民的朋友又拉近了一些距離。這應該是湯姆生來臺時,馬雅各帶著湯姆生再度拜訪他們的原因之一。


11529 臺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 2 段 128 號 人文社會科學館南棟11樓
電話:(02) 2652-5181 傳真:(02) 2652-5184 【意見表單】【系統管理
Copyright © 2010 Institute of Taiwan History, Academia Sinic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