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功能提供修正IE6對png圖檔的正常顯示,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
首頁

 

11/20 (一)

本日開放時間 09:00-17:00

*
檔案中的趣味―由臺南文峰茶莊陳家文書中舉隅
談起檔案、古文書,浮現在腦海裡的不外乎是一張張發黃的舊紙張,上頭書寫著看似明瞭卻又不易理解的文字組合。特別是官方機構所產生的檔案,內容更是脫離不了硬梆梆、四平八穩的形式。因為它的難以瞭解所產生的距離感,通常被認為只有研究者才會感到興趣,理解它的興味所在。但是來自民間的檔案,則展示出不同於官方制式文書的風貌,呈現了庶民社會栩栩多元的歷史足跡。本次專題所要介紹的即是徵集自臺南的一批民間資料—臺南文峰茶莊陳家文書,便是臺灣歷史上難能可貴且又富含趣味性的史料。
*
新港文書與臺灣史上的族群互動
新港文書與臺灣史上的族群互動

十七世紀中葉,築城據領臺灣三十八年的荷蘭人,曾經以舊荷蘭文記錄當時發生在美麗島上的各種事情,熱蘭遮城內的臺灣長官與巴達維亞城總督、阿姆斯特丹總公司之間,更是魚雁往還、從不間斷。這些珍貴的文獻,如今已經成為我們認識那個時代的主要憑藉。

隨同荷蘭東印度公司前來臺灣的基督教牧師,為了對臺南地區的原住民宣揚教義,首先選擇與荷蘭人關係較為良好的新港社(今臺南縣新市鄉)展開傳教工作。為了便於傳教,宣教師用羅馬字母教導新港社人拼寫自己的語言,這就是一般所謂的「新港語」,正是臺南地區西拉雅族各社的母語。荷蘭人後來雖然離開了,但西拉雅族和他們的後代仍繼續使用羅馬字母來書寫自己的語言、拼寫自己的姓氏、記錄帳目如米粉一斤多少錢的物價表,以及原住民的村社公約、百家姓等。當西拉雅人彼此之間或和漢人發生土地租借、買賣、金錢借貸等關係而必須訂立契約時,也會使用新港語來記錄或書寫。這些目前存留的語言文獻,我們稱為「新港文書」;目前知道且採集到的數量,總共只有187件。

新港文書中,有全部以新港文書寫的,稱為「單語新港文書」;也有用新港語、漢語雙語對照寫成的,稱為「雙語新港文書」。由於它是西拉雅族人的母語,所以要研究「新港文書」,可是比解讀「達文西密碼」還要困難呢!歷史學家首先要掌握荷蘭人編纂的「新港語典」、方志如《諸羅縣志》收集的「方言」、牧師宣教用的《新港語馬太福音》等基本資料,將新港語原意一字一字比對出來;再應用「雙語新港文書」中的漢字,逐一與新港語對照研讀,才能推想文書的內容。不只如此,還要對南島民族的社會文化、語言特色揣摩再三,才能約略了解文書當中正在進行的社會經濟活動。當我們把一張一張文書的內容都解讀出來後,新港語的特殊語法、荷蘭人對原住民的衝擊與影響、新港人怎樣逐筆失去村社的土地、新港人和漢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等,就一一浮現在我們眼前了。

中央研究院的臺灣史研究所,長期以來費心採集各地的契約文書,做為歷史研究最根本的文獻素材。「新港文書」的採集、羅馬字母的解讀、族群歷史的研究,可說是臺史所最具特色的成果之一,也是最適於進行學科整合的研究主題。由臺史所助研究員翁佳音先生與語言所研究員李壬癸先生合作進行的主題計畫「新港文書研究」,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們固然對解碼的甘苦樂在其中,浸染於歷史描繪、建構與解釋的工作而不覺枯燥,也希望這樣的知識經驗除了吸引更多有志研究的新生代參與外,還能與社會大眾分享,幫助學校老師瞭解教材內容,因此有這樣的發表會。我們還特地向擁有新港文書的高雄田寮陳柏枝、陳隶昇父子及臺北市黃天橫先生,商借原件配合展示,可以說是一次相當難得的機會,歡迎大家一起來享受認識臺灣史的樂趣。(詹素娟,95.02.14)


115 臺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 2 段 128 號 人文社會科學館大樓北棟 8 樓
電話:(02) 2652-5350 分機:6823 傳真:(02) 2652-5394 【意見表單】【系統管理
Copyright © 2010 Institute of Taiwan History, Academia Sinica. All Rights Reserved